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數字化時代的平台經濟

2019-09-26 09:00
來源:《時事資料手冊》

作者:魏際剛(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産業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8月16日,由福建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自建的公益性電商平台“福農e購趕圩節”啟動。(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據新華社8月8日報道,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政策措施。

一、數字化平台的興起

數字化平台是一種為供需及相關主體提供連接、交互、匹配與價值創造的媒介組織,是一種基于數字化技術的新型資源配置方式。從曆史長河看,平台并非現在才有,人們經常見到的集貿市場這類平台自古有之。古老的平台得以在當今複興并引領新的經濟發展,是基于新一輪科技革命湧現出以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及智能設備等為支撐的數字化平台。數字化平台的連接能力強、涉及範圍廣、運作效率高,擁有強大的網絡效應,創造出諸多前所未有的新功能與新價值。

數字化平台的興起,可以說是21世紀以來最重要的商業事件。它正以空前的力量把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服務與服務連接起來,給人們帶來便利,給企業帶來效率。通過平台,遠隔千裡的人們可以相互溝通、相互交易及進行高效分工、合作,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積累着财富。所以有人說,“第一次工業革命做工廠,第二次工業革命做企業,第三次工業革命做平台”。

從全球看,世界各國或多或少形成了本國的數字化平台,但能夠形成全球影響力的數字化平台主要集中在美國、中國等少數國家。當前,中國平台發展如火如荼,生機盎然,無論是規模與影響還是創新力與活力都位居世界前列。除了信息技術、數字技術、智能技術等深度應用、商業模式不斷創新等因素,還有兩點原因:一是,中國是世界人口大國、消費大國、制造業大國、資源大國,存在大量人财物等零散閑散資源;二是,全社會供需之間的匹配程度并不太高,存在諸多痛點、難點與堵點。這些為平台在中國的興起帶來巨大的機遇。

二、平台經濟的重要意義

平台經濟基于信息化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技術,以連接創造價值為理念,以開放的生态系統為載體,依托網絡效應,進行價值的創造、增值、轉換與實現。發展平台經濟有利于大大提高全社會資源配置效率,催生諸多新業态與新企業,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改善用戶體驗,增加大量就業,繁榮各類市場、促進國際國内貿易。

平台經濟類型豐富、發展迅速。電商、社交媒體、搜索引擎、金融互聯網、交通出行、物流、工業互聯網等平台經濟正在深刻改變各國産業格局,改變人們的生産生活消費行為。平台經濟為傳統經濟注入了新活力,推動産業結構優化升級,更大範圍地實現全球連接,引領社會朝着智能化方向發展。平台經濟不僅為中國經濟注入新的動能,也為中國經濟新一輪産業變革帶來助力。

平台經濟從低到高包含四個層面:數字化平台、數字化平台企業、數字化平台生态系統、平台經濟。其中,數字化平台是引擎,數字化平台企業是主體,數字化平台生态系統是載體,有着内在聯系的數字化平台生态系統的整體構成平台經濟。

平台經濟發展途徑多樣,其中有三條基本的路徑:一是搭建數字平台與創建數字平台企業;二是傳統中介企業數字化升級;三是傳統企業向數字平台型企業轉型。無論哪一種方式,數字化平台搭建是重中之重。

三、平台經濟健康發展的關鍵

當前,平台經濟存在六大短闆。一是認知短闆,平台企業缺乏對應用場景的深刻理解,平台功能不夠強大。二是數據短闆,“信息孤島”阻礙了社會資源、數據的集成共享和創新應用。三是策略短闆,商業模式不清晰,定價不合理,服務差異化不高。四是質量短闆,存在平台服務質量不高與誠信缺失現象。五是人才短闆,特别是許多平台缺乏核心人才。六是生産側短闆,平台經濟在消費端運用比較廣泛,在生産領域的滲透與運用尚未大規模展開。

面對巨大的市場,平台企業要加深對所涉及領域、行業、用戶的認知,着力解決行業發展痛點與難點,為相關市場主體提供量身定做的精細化服務,通過差異化專業化為用戶提供更多價值創造,系統地設計好平台運作的商業模式、定價策略、服務标準,持續改善服務質量。具體而言:

一是要以解決行業痛點、把握市場趨勢、為用戶創造價值、讓用戶有良好體驗為中心,設計好平台的使命、市場定位、功能模塊、服務内容、運作流程、盈利模式、經營規則,明确平台的核心價值及其創造方式。各行業痛點很多,一個平台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必須聚焦某個或某類痛點。痛點也是分階段的,不同發展階段痛點不同,相應要形成不同的解決方案。另外,市場不斷細分、需求持續升級,平台服務要努力實現供需的有效匹配。

二是深度專業化,提高差異化服務能力。差異化戰略是提高企業競争優勢的有力手段。差異化的産品或服務不僅能夠滿足某些消費群體的特殊需要,也将降低客戶對價格的敏感性。目前平台同質化現象較為嚴重,平台應明确市場定位,專注細分市場,根據自身優勢提供差異化的服務以滿足用戶的需求。

三是積極拓展“互聯網+”“智能+”。為了增強平台的連接、感知、響應與運作能力,要深度應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鍊等技術,為供需主體、供應鍊全鍊賦能。

四是持續創新商業模式。國内平台類型多樣,各有側重。一些成功的平台采用符合自身的戰略定位并結合現有資源狀況,抓住了用戶痛點,優化了用戶體驗。如果一個平台一味模仿其他平台的商業模式,那它永遠隻能成為追随者,難以樹立自身的特色。所以,平台在重點功能上需要持續創新。

五是打造開放、共享、共生的生态體系。平台應着力推動線上線下資源的有機結合,把生産商、流通商、服務商、消費者等各個環節逐步整合到平台。可以通過對各環節數據的深度挖掘與分析,最大化地為各類主體創造價值,構建共利、共赢、共享的生态體系。

四、平台經濟發展需要良好環境

作為新經濟的一種重要形态,平台經濟發展需要适宜的環境,這要求政府支持新業态、新模式。政府應高度重視平台經濟發展與演變的趨勢,結合打造制造強國、交通強國、網絡強國、科技強國、貿易強國等戰略,研究制定平台經濟的發展戰略與規劃,明确其發展定位、目标、原則、主要任務與保障措施。要為平台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營商環境。秉持“開放、包容、審慎”的态度,按照法律不禁即可為的原則,允許各種平台先行先試,明确其具有合法地位,為其市場準入創造寬松環境。

平台經濟發展出現的一些新問題值得高度關注。例如,數字化平台的壟斷屬性越來越突出。平台與平台之間的競争方式與傳統企業競争方式有很大不同,平台競争更多是生态的競争。平台具有很強的網絡效應,在起步階段培養用戶黏性以獲得足夠多的用戶至關重要,加之平台生态化發展趨勢明顯,以往企業間的競争如果算是一棵樹和一棵樹競争的話,那麼平台與平台之間的競争則變成一片森林和一片森林之間的生态競争。這種情況往往會導緻“赢者通吃”的局面,存在着要求商家“二選一”、數據封鎖、通過廣告費等提高商家的搜索排名,以創新名義而随意突破相關政府規定,虛假交易和虛拟好評及對手的惡意評論,政府與平台企業的數據共享邊界不清等問題。

上述問題需要有新的政策來規範,構建起政府、企業、消費者、第三方等共同參與共同規制的新體系。政府要抓緊研究界定平台壟斷中的相關市場、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法律規定,優化反壟斷措施;出台保障數據流動安全的法律法規;找到“鼓勵創新與規範市場行為”的平衡點。

為提高監管效率,政府有關部門可運用互聯網技術與信息化手段來改進監管工作。根據監管需要,向平台了解運營、服務、數據收集與使用情況。平台要根據監管部門的要求,定期向監管部門報備數據收集和利用的情況。鼓勵用戶發揮社會監督作用,形成多方參與的社會共治體系和各類市場主體協同發展的良好局面。引導平台企業加強自身管理與行為規範,切實增強其守法合規意識,強化服務社會經濟發展和保障用戶權益的社會責任感。健全行業自律與承諾機制,加強誠信體系、社會責任體系建設。

責任編輯:蘇蕾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