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為經濟增長注入新動能

2019-09-26 14:11
來源:《時事資料手冊》

作者:易信(經濟學博士,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當前世界經濟進入新舊動能轉換期,經濟持續低速增長且分化态勢繼續延續,經濟全球化遇到波折并進入深度調整期。從曆史經驗來看,經濟危機往往孕育着新的科技産業革命,而科技産業革命也将帶來新的經濟增長動能。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新的科技産業革命也将為我國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帶來新動能新機遇。

一名工作人員(右)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演示一款基于5G網絡實現遠程控制的機器人(8月29日攝)。

一、當前國際發展環境複雜多變,不确定不穩定因素增多,世界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世界經濟增長動能減弱。世界經濟在經曆2018年初強勁增長之後,2018年下半年以來逐步放緩,經濟增速從2017年的3.8%降至2018年的3.6%。進入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動能明顯減弱,美日歐等發達經濟體出現趨緩态勢,一些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長速度也出現了明顯下滑。根據IMF(國際貨币基金組織)的預測,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率将降低到3.3%,為近三年來的最低水平。

世界貿易增長承壓。國際金融危機後,貿易保護主義興起,尤其是2018年美國在全球範圍内挑起貿易摩擦,主要發達經濟體貿易保護主義升溫,世界貿易增速大幅減慢。2018年全球貨物貿易量僅增長3%,低于2017年1.6個百分點。2019年以來,世界貿易形勢更加嚴峻。WTO全球貿易景氣指數已經從2018年一季度的102.3降至2019年一季度的96.3,連續兩個季度低于100的枯榮線,為2010年3月以來的最低值。根據WTO的預測,2019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速将降至2.6%,為近三年來的最低水平。

FDI(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持續走低。FDI從2017年的1.5萬億美元降至2018年的1.3萬億美元,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低規模。2019年以來,外國直接投資環境仍然不容樂觀。主要發達國家在立法層面強化了對國際直接投資的審查,加上外國直接投資回報率下降、越來越多的輕資産投資模式,加劇外國直接投資持續萎靡。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組織發布的報告預測,2019年外國直接投資雖有回暖,預計增長10%,約達到1.5萬億美元,但仍低于過去十年的平均水平。

二、世界經濟進入新老長周期交彙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孕育發展,将給世界經濟注入新動能

世界經濟進入了第五輪長周期的下行期和第六輪長周期上行期的交彙階段,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将給全球經濟增長注入新動能。根據“康德拉季耶夫”長周期理論,世界經濟大緻50年為一個周期,其中上升期一般為20多年,下行期為30年左右。技術創新是推動經濟周期性變化的主要因素,在相當大程度上經濟增長的長周期等同于技術革命的周期。2000年信息泡沫破裂、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世界經濟進入了第五輪長周期下行期并将延續到2030年左右,同時孕育中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也将在2030年前後步入第六輪長周期的繁榮階段。從世界範圍看,當前颠覆性技術不斷湧現,新産業、新業态和新模式正在蓬勃發展,新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正由導入期轉向拓展期,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正在逐漸形成。不過,2030年之前世界經濟仍處于新老長周期交彙期、新舊動能轉換期,盡管不一定意味着停滞倒退,但總體仍将表現平庸、多有波折。

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孕育發展,技術交叉融合、新的生産組織方式産生等,将給生産生活帶來深遠影響

新科技産業革命更基于多重技術的交叉融合。科學技術的交叉融合既是科學和技術發展的一般規律,也是人類需求多樣性的必然要求。目前,信息技術已經與生物技術、新材料技術等交叉融合發展,人工智能、5G通信、工業互聯網等新興技術實現了多點革命性的突破,并使得增材制造(3D打印)、虛拟和增強現實等滲透到生産和生活中。随着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的深度發展及其與生物、材料等多學科、多技術領域相互滲透、交叉融合、群體突破,代表先進生産力發展方向的一批颠覆性技術将引領和帶動新科技産業革命逐漸走向高潮。

新科技産業革命催生新的生産方式、組織形态和商業模式。随着信息技術、智能化技術的發展,數據流動性和可獲得性大幅提高,信息不對稱性将不斷降低,将促進生産組織和社會分工方式更傾向于社會化、網絡化、平台化、扁平化、小微化,推動産業邊界模糊化、産業組織網絡化、産業集群虛拟化、組織結構扁平化,大規模定制生産和個性化定制生産日益成為主流制造範式,傳統依靠規模經濟來提高效率的生産方式受到挑戰。

新科技産業革命推動制造業與服務業深度融合。制造業與服務業深度融合,是工業化進入高級階段的重要特征,也是推進産業轉型升級的必由之路。信息技術是服務業與制造業融合的“黏合劑”。随着人工智能、信息技術等的突破及應用,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标志的信息技術革命加快發展,制造企業将利用先進信息技術不斷從産品制造向服務端延伸、整合,推動服務業與制造業深入融合。随着制造業與服務業的深度融合,價值鍊“微笑曲線”底部環節将不斷拉平、附加值逐步提升,全球産業鍊、價值鍊将獲重構。

四、我國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與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形成曆史性交彙,将為我國加快轉型發展提供曆史性契機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迫切需要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等重大創新添薪續力,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為高質量發展提供了重要戰略機遇。

新科技産業革命有助于推動産業結構轉型升級。新科技産業革命将改造我國傳統生産模式和服務業态,推動傳統生産方式和商業模式變革,促進制造業和服務業融合發展。一方面,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智能制造技術融入到傳統制造業的産品研發、設計、制造過程,将推動我國傳統制造業由大批量标準化生産轉變為以互聯網為支撐的智能化、個性化定制生産,大幅提升傳統産業發展能級和發展空間。另一方面,促進制造業和服務業融合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技術等全面嵌入到制造業和服務業領域,将打破我國傳統封閉式的制造流程和服務業業态,促進制造業和服務業在産業鍊上融合。随着産業高度融合、産業邊界逐漸模糊,新技術、新産品、新業态、新模式不斷湧現,現代産業體系将加速重構,産業質量效益将獲提升。

新科技産業革命有助于催生新的經濟增長動能。新技術及其廣泛應用将促進生産效率提高,而新技術的産業化和商業化則将打造出新的業務部門和新的主導産業,催生新的經濟增長點。一方面,提升潛在經濟增長率。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技術等,将改造傳統的資源配置和生産組織方式,促進全社會資源配置效率提高;智能機器人等廣泛應用将替代低技能勞動、簡單重複勞動,緩解勞動力緊缺并提高勞動生産率。另一方面,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随着新技術在人工智能等領域取得突破,将催生出具有關聯性強和發展前景廣闊的新産業、新業态,尤其是依托我國縱深多樣、潛力巨大的國内市場需求,必将發展成為重要的新增長點。

依托我國擁有聯合國産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産業條件,近14億人口基數、不斷升級的消費結構等塑造的全球規模最大市場,以及日益豐富的人力資源、科技創新成果、新型基礎設施等要素支撐條件,我國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中擁有足夠的韌性和巨大發展潛力。

未來将順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趨勢,充分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以推進人工智能、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等領域科技創新及其産業化為重點,加快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破除阻礙新舊動能轉換的體制機制障礙,着力增加新型要素積累并大力提升要素配置效率,推動我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一是圍繞提升自主創新能力,聚焦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等關鍵領域,加快建立産學研對接的創新鍊和産業鍊,構建多方參與的創新創業網絡,布局一批具有前瞻性的重大科技項目,提高技術創新支撐能力。二是圍繞提高人力資本積累,前瞻把握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态對人才的需求,進一步突出“高精尖缺”導向,加快推進人才發展體制和政策創新,構建具有國際競争力的人才制度優勢,提高人才質量,優化人才結構,強化人才激勵,提高人才支撐能力。三是圍繞提高資本積累,不斷完善金融體制、優化金融結構,加快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提高資本支撐能力。四是圍繞促進産業轉型升級,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提升現代服務業、促進産業融合發展,增強中高端産業的國際競争力,提高産業支撐能力。五是圍繞創新體制機制,深化相關配套制度體系改革并加強新技術在社會治理中的應用,着力提升我國适應、參與和引領新科技産業革命的制度支撐能力。 

責任編輯:常琳

熱門推薦